主題: 陜西漢中25年前奸殺幼女案罪犯出獄后喊冤 被害女童養父稱:女兒還活著

  • 石頭剪子布
樓主回復
  • 閱讀:935
  • 回復:2
  • 發表于:2019/11/5 8:42:12
  1. 樓主
  2. 倒序看帖
  3. 只看該作者
馬上注冊,結交更多好友,享用更多功能,讓你輕松玩轉應城社區。

立即注冊。已有帳號? 登錄或使用QQ登錄微信登錄新浪微博登錄

1994年,陜西漢中發生一起奸殺幼女案,當時30歲的魯天惠被認定為殺人兇手。25年后,被判無期徒刑的魯天惠刑滿釋放,除了討生活,他仍在四處喊冤。

而被害女童的養父告訴上游新聞記者,他的女兒還活著,“我見過她”。但至于女兒如今在哪兒?無人知曉。

近期,對于這起撲朔迷離的案件,陜西省高院已啟動立案復查。

究竟魯天惠是被冤枉的還是真兇,陜西高院已啟動復查。攝影/賈晨


25年前水田內的神秘尸骨
1994年9月4日,陜西漢中市河東店鎮紅旗村一處水田內,有村民發現一具尸骨。
一時間,消息在附近的鄉村傳開。
多年后,依然有人記得這起命案,并用慘不忍睹來形容當年所見景象:那是一處爛泥田,水田里種著稻子,或許是由于長期被水浸泡,尸骨被發現時,已高度腐爛。
根據案發后,警方勘查現場的描述,尸骨身著一條黃色連衣裙、粉紅色內褲及白底紅色拖鞋。
命案發生后,警方的調查也隨即展開。村民們也在猜測,尸骨的身份及死亡原因。
很快,鄰村一名叫魯麗的10歲女孩進入警方視野。
案發前,女孩的養父曾報案稱,當年8月8日其養女魯麗突然失蹤,至今未歸。
今年10月,魯麗養父向上游新聞記者回憶道,當年警方讓他和妻子去辨認尸骨,他見到尸骨已經高度腐爛,看不清相貌。“我也不敢看”,直到他看見尸骨旁的黃色連衣裙和一個紅色發卡跟魯麗的一致,所以,認定死者系魯麗。“那條裙子和發卡是我在集市上給她買的。” 魯麗養父說。
依據魯麗養父母的辨認及其他證人證言,警方認定,“確系魯麗生前所著衣物無誤”。
上游新聞記者注意到,案卷內并沒有女尸的DNA鑒定報告。
至于死亡原因,經法醫鑒定,死者衣著無破損。頭顱骨無骨折,右眉弓部眶緣上顏色變深、上頜鼻骨下方骨質顏色變深、恥骨聯合部骨質顏色變深均為死者生前骨萌反應,系鈍性外力損害。
圍繞失蹤女孩魯麗之死的調查也迅速展開。隨著調查深入,魯天惠成為了此案的重大作案嫌疑人之一。
上游新聞記者曾試圖聯系當年偵辦此案的警察,但對方未做回應。

當事人自稱遭遇刑訊逼供
當年的魯天惠僅有30歲,與被害女孩屬同村同組的村民,一直在村里務農。
當年案卷顯示,警方在魯天惠家的門框處發現了血跡,并在其室內地面上發現一些泥土。隨即,警方對魯家展開搜查,在其家中搜到一件白色襯衣、灰褐色西式短褲、一雙藍色拖鞋、3本日記本、9個避孕套及七本黃色書籍。
尸骨被發現后的第12天,魯天惠被警方傳喚,近一個月內警方對其做過9次筆錄,其中,魯天惠有過兩個無罪供述,也有過七個有罪供述。
據當年破案經過材料顯示,警方是“反復地政策教育”和“擺事實、講道理”等強大攻勢下,魯天惠做了有罪供述,并承認,自己強奸殺死了魯麗,后怕事情敗露,將其埋在水田內。
而魯天惠告訴上游新聞記者,他之所以做有罪供述,是因為遭受了刑訊逼供。“我實在是撐不下去了,就認了。”
而對于魯天惠的口供,上游新聞記者注意到,在偵查期間,其前后描述有多處內容并不一致。其中,對作案地點,魯天惠有三處不一樣的說法。對殺死魯麗的方式,最初他供述是用刀,之后改稱用水泥塊物體,且警方日后也未找到作案工具。對于作案當晚的穿著,魯天惠先后有三種說法。而在魯天惠的有罪供述中,他說自己的襯衣沾了血。
但在案卷中,警方在案發現場發現的裙子上卻并未檢測到血跡。
根據當年警方出具的鑒定顯示,公安機關提取在魯天惠住處門框上的血跡、魯天惠作案當天所穿白襯衣上的血跡,經化驗鑒定均系ON型血跡,與被害人魯麗的血型相同,與魯天惠的血型不同。
但魯天惠并不認可警方的說法,類似血跡的人有很多,且他家門框上有血跡,并不代表就是他做的,也不代表他強奸殺人。

魯天惠向記者展示自己被刑訊逼供的場景。攝影/賈晨
一審法院曾要求四次退回補偵
即使案件存在多處疑點,被傳喚將近一個月后,1994年10月15日,警方以強奸、殺人罪對魯天惠刑拘,并于10月22日依法對其逮捕。同年12月9日,由漢中市檢察院以強奸幼女罪、故意殺人罪向法院提起公訴。
然而此案并未順利開庭審理,有資料顯示,漢中市中級人民法院四次將此案退回,要求補充偵查。
案卷材料顯示,法院曾要求補充調查魯麗的死亡原因、白襯衣血跡如何形成、血跡提取過程、有無刑訊逼供、排除其他人作案可能和證實奸淫事實的證據等。
1998年11月24日,漢中中院第四次作出退查決定書,稱“經多次退查,認為本案事實不清,證據不足”,存疑較多,尚無法定案。對此,警方還出具了多份《說明》。
1999年,案發后時隔將近5年后,此案在漢中市中級人民法院不公開開庭審理。
公訴機關指控,1994年8月8日晚8時許,魯天惠騎自行車,路遇本村村民魯存友之女魯麗在此玩耍。從褲包里掏水果糖給魯麗吃,誘騙其到林場去耍。后將魯麗騙到本村廢抽水機房南側進行奷淫,后怕罪行敗露又將魯麗致死。將尸體移至河東店鎮紅旗村二組村民家稻田掩埋。
對于檢方指控,魯天惠當庭否認了一切。
一審判決書顯示,庭審中,魯天惠辯稱,自己過去的口供是逼供和誘供出來的。
其律師辯稱,魯天惠所犯罪行是基于現場勘驗和刑事科學技術鑒定等間接證據,有一定的客觀證據,建議法庭判處適當刑罰。
律師的辯護意見也得到了法院的采納。魯天惠說,一句間接證據是他沒被判死刑的原因之一。
1999年5月31日,漢中市中級人民法院對魯天惠做出一審判決,判決魯天惠因故意殺人罪被判無期徒刑,剝奪政治權利終身,犯奸淫幼女罪,被處有期徒刑十五年,剝奪政治權利三年,兩罪并罰,決定執行無期徒刑,剝奪政治權利終身。
魯天惠對于一審判決不服,提出上訴。1999年9月17日,陜西高院認為,此案事實清楚,決定不開庭審理。陜西高院認為,魯天惠上訴否認故意殺人和奸淫幼女罪的理由純系狡辯,不能成立,認為原審判決,準確、量刑適當,審判程序合法,并做出駁回上訴,維持原判的裁定。

魯天惠的舉報材料有些已經被蟲咬破。攝影/上賈晨

律師:除了口供,沒有直接證據證明他殺了人
經過3次減刑,被羈押25年后,今年1月魯天惠刑滿釋放。
今年4月到10月期間,上游新聞記者曾多次對魯天惠進行了采訪。
“我是被冤枉的。”魯天惠說,從入獄第一天起,他一直在寫申訴材料,并自學法律,希望借此洗刷自己的冤屈。
在魯天惠提供的大量申訴材料中,上游新聞記者注意到,有的材料已經破爛不堪。魯天惠解釋說,這些材料是他在監獄中寫的,由于保管不善,被蟲咬爛。
出獄后,他找到了律師鄧學平,希望鄧學平等幫助他。經過查閱相關材料,鄧學平也認為此案疑點重重。
鄧學平律師表示,作為一起強奸殺人案,此案除了魯天恵的口供可以證明他是罪犯以外,沒有任何直接證據證明,魯天惠就是此案的兇手。“現場沒有檢測到精斑、沒有DNA檢測……”
鄧學平認為,那具尸骨是否是魯麗也存有疑問。對于警方當年僅從面容、衣著、家人辨認便推斷死者系魯麗,其行為未免太過草率。而針對血型鑒定,相同血型的人有很多,又或者尸骨是別人。至于魯天惠家門框上的血跡、屋內帶血的泥土……這些也無法證實就是魯天惠所留,這些都存在疑問。
“假設此案如果沒有魯天恵的口供,那么就沒有任何直接證據可以證明魯天恵就是兇手。”鄧學平說。

魯存友在舉報信上說自己女兒還活著。攝影/賈晨
死者養父:我女兒還活著
魯天惠喊冤的同時,當年“死者”魯麗的養父魯存友也在喊冤。
今年10月,魯麗的養父魯存友告訴上游新聞記者,他女兒還活著。
魯存友說,1984年,他33歲,和妻子一直都沒有孩子,后收養了一個剛出生的女孩,取名魯麗。魯麗失蹤那年,正上小學四年級。當年發現魯麗失蹤已是深夜,他和妻子四處尋找,但一直沒有找到。之后他聽說女兒被人販子拐走了,因為有村民看見,有個女人帶著魯麗上了一輛長途大巴車。
魯存友說,女兒失蹤很多天后,鄰村稻田內發現了一具尸骨,警察讓他去辨認,懷疑是魯麗。他去看了,人臉已經看不清了,覺得尸骨的衣物有點像,但不敢確認,直到他見到尸骨旁有個紅色的發卡,才認定死者是魯麗。“那個發卡是我在集市上給她買的。”魯麗養父魯存友說。
對于魯天惠奸殺魯麗一事。魯存友說,多年后,他才發現是法院判錯了,死者可能是其他人并非魯麗。
魯存友堅持自己的說法,并告訴上游新聞記者,此事過去很多年后,他和多名村民見過魯麗,但一直沒來得及相認,魯麗看見他就跑了。“她一直在躲著我。”
“為什么你不報警。”上游新聞記者問。魯存友拿出一份他手寫的報案材料說,“咱沒那個能力,也不知道該咋弄。”
對于魯存友的說法,上游新聞記者經過調查發現疑點頗多。
魯存友聲稱,有多名村民見過魯麗。上游新聞記者根據其提供的村民信息,前后多次通過電話、當面采訪等形式向這些村民打聽有關魯麗的消息,但村民均表示,不認識魯麗,也沒見過此人。
上游新聞記者曾借助多方力量試圖探尋魯麗是否還健在的依據。但由于魯麗屬于魯存友領養,其領養過程并不合法,上游新聞記者也無法通過DNA比對尋找到關于其是否還活著的信息,且此事已過去多年,魯麗即使活著,相貌也已改變。


  • 滄海一粟
  • 發表于:2019/11/5 13:50:51
  1. 沙發
  2. 倒序看帖
  3. 只看該作者
Greatest of all time .
  • 皇姐
  • 發表于:2019/11/5 18:36:10
  1. 板凳
  2. 倒序看帖
  3. 只看該作者
點贊!
二維碼

下載APP 隨時隨地回帖

你需要登錄后才可以回帖 登錄 | 注冊 QQ登陸 微信登陸 新浪微博登陸
加入簽名
Ctrl + Enter 快速發布
双色球开奖结果查询